各地新冠肺炎患者出院参照统一标准

文章正文
2020-02-12 09:16

截至2月10日24时,据31省(区、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现有确诊病例37626例,其中重症病例7333例,累计治愈出院病例3996例,累计死亡病例1016例,累计报告确诊病例42638例,现有疑似病例21675例。累计追踪到密切接触者428438人,尚在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187728人。

2月11日下午,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加强农村疫情防控有关情况。国家卫生健康委基层卫生健康司司长聂春雷介绍,目前来看,全国有144万在村卫生室工作人员,绝大多数村都有乡村医生,有个别村没有乡村医生,但都会通过乡镇卫生院人员定期巡诊为村民提供服务,乡村医生的服务基本已覆盖了所有的农村地区。

新冠肺炎出院标准统一执行

国家卫生健康委新闻发言人、宣传司副司长米锋表示,通过分析,作为全国疫情中心城市的武汉,新增疑似病例由2月5日高峰日的2071例波动下降至2月10日的961例。

“这说明随着武汉市强力推进确诊患者集中救治,疑似患者集中隔离,无法排除的发热患者和确诊患者的密切接触者集中隔离观察等措施,疑似病人的存量正在加速分流和消化,既为病人接受规范化治疗、减少重症和危重症的发生赢得了时间,也为后续可能发生的疑似病人腾出了检测等方面的资源,为武汉乃至湖北省和全国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创造了条件。”米锋表示。

各地出院标准是否不同?米锋表示,经过国家专家组的反复讨论,国家卫生健康委研究制定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五版)》,这个方案适用于全国,这一标准兼顾了疾病临床表现、影像学表现和病原学检测等结果,符合当前疾病特点,全国各地都应按此标准统一执行。

聚集性疫情83%发生在家庭内

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介绍称,在相对小的单位里出现两个或以上的病例被称为聚集性疫情,根据统计,聚集性疫情中有83%是以家庭为单位的,也有在医疗机构、学校、商场、工厂、企业中出现的。

“聚集性疫情的特点之一是病人的年龄范围比较广,从婴幼儿到老人都有。根据统计,聚集性疫情中一代传播占22%,出现两代传播的有64%,也有个别出现了三代、四代传播。”他说,研究发现,聚集性疫情通常是首例病人在湖北或武汉有居住、生活、旅游历史,首例病人发病后,由于家庭的生活接触、聚餐等原因引发二代传播。由于一些首例病人临床特征不明显,家人在日常生活过程中防范意识不强,引发了三代或四代传播。他强调,聚集性疫情比较多也说明各地采取的防控措施是有效的,没有从小单位向社会出现更大规模的扩散。

乡村医生服务基本实现全覆盖

聂春雷在发布会上表示,乡村医生是农民健康的“守门人”,从目前来看,全国有144万在村卫生室工作人员,绝大多数村都有乡村医生,有个别村没有乡村医生,但都会通过乡镇卫生院人员定期巡诊为村民提供服务,乡村医生的服务基本已覆盖了所有的农村地区。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国家卫生健康委在中国继续医学教育网络平台和微信公众号开通“新冠肺炎”防控培训专题,增设“基层防控”和“村医专栏”两个栏目,向乡村和基层所有医务人员免费开放。

截至2月10日24时,“新冠肺炎”培训专题已上线各类课程共计257项,累计培训31个省(区、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332万名医务人员,其中“基层防控”和“村医专栏”两个栏目累计学习人数达到56.6万。

武昌方舱医院首批患者出院

2月11日,武汉市洪山体育馆武昌方舱医院首批患者出院。据媒体报道,此次武昌方舱医院出院的首批患者共28人,最早入院的是2月6日,最晚的是2月9日入院。年龄最小的25岁,最大的69岁,主要年龄段在60岁前后。女性患者多于男性患者,男女比例约为1:2。

2月11日,武汉市武昌方舱医院首批新冠肺炎轻症患者经过治疗出院。

答记者问

如何整治农村人居环境?

农业农村部农村社会事业促进司副司长何斌表示,农村人居环境整治不仅仅改善的是环境问题,而且事关健康卫生。

“我们引导农民群众主动把自己的家庭打扫干净,主动清理好屋内、屋外,房前屋后打扫干净,不乱丢垃圾,不随地吐痰,在疫情防控期间不乱丢用过的口罩。”何斌说,鼓励农民群众清理户内外杂物、瓶瓶罐罐等,铲除病媒生物的孳生环境,从源头上预防疾病的传播。同时,引导农民群众及时清扫畜禽粪污,减少人畜共患病的传播风险。此外,全面加强农村生活垃圾污水治理。对于农村主干道、小广场公共区域卫生及时清扫转运,特别是在疫情防控期间,做到不漏扫、不断档。具备条件要及时进行消毒。

何斌强调,无论是春耕生产还是加强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当前都要避免大规模人群聚集式的工作或者活动,尽量采取分散式、错峰式作业方式,同时要按照疫情防控的要求做好自我防护。

农村疫情防控如何开展?

聂春雷表示,对农村来说,由于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医疗服务能力相对薄弱,所以防是重中之重,就是要“外防输入,内防扩散”。要做好“防”的工作,关键还是要做到“四早”:早发现、早报告、早隔离、早治疗。在经费保障方面,财政部门已经下达了今年的基本公共卫生服务经费,明确今年新增的经费要全部用于乡村和城市社区的疫情防控。“我们也指导各地在物资调配过程中要充分考虑农村地区的物资保障问题。”聂春雷说。

农村合作经济指导司副司长毛德智介绍,农村地区疫情防控工作需要社会各方面力量共同参与。

“我们及时调度收集了近2000家农民合作社的蔬菜类产品供应信息,搞好产需供应。各级农业农村部门也积极组织引导农业社会化服务组织,利用无人喷防机具等开展农村地区的疫情防控工作。

本组文/本报记者 刘艺龙 孟亚旭

文章评论